笔趣阁 > 欢喜农家科举记 > 第361章 谁喊她

第361章 谁喊她

????青州,小镇。

????魏铭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魏莺的下落,倒是魏大友一家耐不住上门要钱,最后被吕家灰头土脸撵出门去,罗氏在门口破口大骂,骂着骂着趴在地上哭了,“我可怜的小莺,可怜的孩子,娘鬼迷心窍了,把你送到这里边来......”

????罗氏几乎哭晕过去,魏铭远远瞧着魏大友和魏金魏银也抹了眼泪,一家人站在吕家门口沉默地哭着,半晌,三个男人把罗氏架上地排车,回家去了。

????魏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还是不肯放弃寻找小莺。就算小莺真的被吕家弄死了,吕家人总不能埋在自家的院子里,不在院子里,在旁的地方,那就不会完全没有线索。

????他寻来寻去,吕家请了附近山里的几个和尚过来做法。几个和尚一共做了七天的法事,说是为了驱邪开运,顺带着吕家老太太要过顺寿,吕老爷是当地有名的孝子,从和尚来了之后,就命令和府上下茹素半月,等着为吕老太太办寿宴。

????吕家请了和尚里里外外地围着吕家兜兜转转,魏铭一颗心落到了谷底。

????吕家是怕了,怕小莺的鬼魂缠着他们家吗?!

????那小莺是真的没有了?!

????魏铭听到消息的时候,忍了许多日的眼泪滑了下来。上一世,小莺分明过得不差,这一世,怎么会闹成这样?

????魏铭想要走,却又不甘心,就算小莺死了,总也得有尸体在,他若是能把小莺的尸身带回去好生安葬,也不至于让小莺孤苦伶仃困在吕家,算是了了她生前想逃离的心愿。

????趁着和尚来得几天,吕家人员进出频繁,魏铭快速出手打点问询了一番,他装扮了一番,又同崔稚借给他的两个匪友一道,只装作同那几个和尚有些罅隙,想寻和尚晦气。

????吕家的下人听了,对他们戒备小了不少,有个灶上的婆子嘴碎些,道,“家里自从纳了个小妾,糟心事不断,一会逃了,一会又打得满院子哭喊,好不容易怀孕了,又折腾掉了孩子,小妾要死要活地还伤了主子,这么多晦气事,不得找法师清一清?别说老爷最怕这些,连我们做下人的都怕,不少下人平白无故地得了病,就是不知道这几个和尚法力如何......”

????碎嘴婆子说了不少话,就是没说小莺伤了吕少爷之后如何,魏铭示意一位匪友去问,“一个小妾敢伤主家?你们家主家倒是好说话!”

????“那小妾是个倔的,从前有不服管教的婢妾,少爷两顿打下来,管教的老老实实的,这个不太一样,是个良妾,家里还有得力的人,不敢往死里打。”

????魏铭听的心下快跳了两下,“那她现在咬伤了少爷,主家如何处置?”

????“要搁旁人,一顿打死完了,她不一样......”碎嘴婆子没说完,突然问过来,“你怎知她咬伤的是少爷?你们不是来问和尚吗?怎么问起小妾来了?”

????碎嘴婆子起了警觉,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往下说了。

????魏铭手下攥了起来。那婆子说要是放旁人身上,一顿打死了事,但是小莺不一样!

????小莺不一样!

????两个匪友都听出来味道了,“魏案首,你堂姐许是尚在人世啊!”

????那她在哪呢?!

????*

????徐州,街边。

????崔稚回头看去,没有任何熟悉的人。

????袁大当家伸手朝段万全打招呼,段万全手上拿着几块热乎着的糖糕。方才崔稚和大当家都想吃,但挤在前面的人太多,就留了段万全排队,眼下他回来了,分了糖糕给众人,崔稚和苏玲吃得热火朝天,袁大当家却朝段万全身上闻了闻,“脂粉味!”

????段万全立时就站直了身子,袁大当家打量他,“小崔东家和苏姑娘都不爱涂脂抹粉,我袁燕更是连脂粉都没碰过,你身上哪来的脂粉味?说说。”

????崔稚和苏玲凑一堆嘿嘿笑,段万全脸涨的好像小龙虾,“是、是那边花楼洒下来的......”

????崔稚一下就想起第一次去青州府的时候,就有花楼的小姐姐对段万全抛媚眼扔手绢。

????她和苏玲吃着糖糕看热闹,瞧袁大当家准备如何,只听袁大当家问道,“哪家花楼,走,会会去!”

????从崔稚到苏玲再到袁燕,全都穿了男装,当下三人在前,段万全在后,头发甩甩,大步迈开,就朝招呼了段万全的花楼而去。

????袁大当家大马金刀往大堂这么一坐,从老鸨到姑娘都围了上来,花楼无不是人精,打眼把他们四个瞧上一边,就晓得真正能干事的就一个。但是袁大当家一身痞气,老鸨看破不说破,招呼人伺候着茶水糕点,就看看他们想做什么。

????其实袁大当家也不想做什么,就是想逗段万全玩玩罢了,当下见着段万全脸色一时红一时白的,嘴角的笑就快绷不住了,还不住指使楼里的小姐姐上前伺候段万全。

????崔稚跟着笑了一会,就罢了。她从没进到青楼里面仔细参观过,对这个楼的兴趣远大于段万全,她带着苏玲在楼里边逛,见着大声吆喝行酒令的,还有吞云吐雾吸旱烟的。

????崔稚多瞧了几眼,原来大兴已经有了旱烟。许是她的目光过于热烈,吸烟男人朝她看了一眼,就转回进了身后的房间里。

????崔稚见那男人行走之间不似常人,好似余公、左迅或者袁燕这等有工夫在身的练家子,她不敢瞧也不敢问,正要往另一边耍,就听见男人进的屋里有呜呜的声音传出来。

????崔稚一下就定住了。

????这声音怎么有些耳熟?她一下就想起了刚才路口的那一声——“翠枝“!

????谁喊她?

????喊她翠枝的人应该是绿亭村及附近几个村的人,听声音,还是年轻女子,是谁?!

????那屋里呜呜声又响了起来,崔稚要去细听,却被啪地一声生生打断。

????男人不耐地声音传来,“这妮子忒般聒噪!”

????崔稚吓了一跳。

????“小崔,下来看个有意思的!”袁燕在下面招呼了她。

????崔稚看向那间屋,犹豫了一下,苏玲连忙拉住了她,“姑娘,这青楼不是善地,不要多管闲事,咱们快快下去吧!”

????崔稚心神一凛,连忙跟着苏玲下了楼,又回到了袁燕身边。只是不知怎么,她耳边不停环绕那呜呜声,还有那一声“翠枝”反复响在她耳边。

????她不住又往那间屋看去,却见那屋门一下被打开了去。
????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,方便下次继续阅读!